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英文版
信息检索:
 
首页 >> 期市新闻 >> 交易所新闻




2018年5月10日,中国农业新闻网:“保险+期货”最新路线图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5-10
字体:   


    ——对郑商所棉花、苹果“保险+期货”试点的调查

    孙鲁威

    棉花作为国储重要农业物资,近十年来,国家在价格机制和收储机制的改革上做出了一系列探索,亟待寻找新的收入保障机制。期间,农产品期货行业创新的“保险+期货”模式在试点中显现出生命力。自2014年起,中央一号文件连续四年提出,探索农产品目标价格保险试点工作,建立农产品期货和农业保险联动机制,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为此,国内几家商品交易所连续四年投入了大量资金,支持期货公司创新模式,对国内期货市场的主要农产品期货品种开展“保险+期货”试点。前不久,郑州商品交易所组织有关媒体对2017年棉花以及苹果的“保险+期货”试点的三个地区进行了回访,拿到了今年的路线图。

  产业稳定是“保险+期货”推广的基础 

  农产品价格保险是现代农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推动下,保险业参与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是大势所趋,但仅凭传统价格保险困难重重。传统农产品价格保险由于没有风险对冲机制形成了巨大的风险敞口,且很难通过再保险将全部风险有效转移,这种亏损压力阻碍了农产品价格保险的推广。

  “保险+期货”的创新模式是以保险公司作为媒介,农民或农业企业以购买保险公司农产品价格保险产品,稳住了收益;而保险公司再购买证券公司或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场外期权产品,转移了赔付风险,实现了“再保险”;证券及期货公司通过场内期货市场实现对冲,分散了价格风险。

  目前“保险+期货”试点的主题是什么?首先就是让农产品生产主体接受这种价格保险产品。此次调查涉及数家保险公司和期货公司,每个试点项目一般承保面积与覆盖产量都不是很大,相对项目运行成本往往较高,大量的沟通协调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精力。其主要原因是农业现代化经营水平并没有达到“一定阶段”,尤其是面积小而不稳,在技术上直接影响保险费率的测算,在项目推广上导致找不到“主体”。

  农产品生产的主体是农民,但实际上中国的大宗农产品的经营主体是政府。比如河北邢台市威县,由于地处黑龙港流域,一直是传统棉花产区,也是国家级贫困县。随着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威县农业结构调整中棉花种植面积不可能再保持80万亩了,“冀南棉海”如今已是“梨花海”。

  我们在高公庄乡与李济奎等几位棉农座谈。这些60岁左右的农民,坚守的是传统。棉花种植零零星星,播种、采摘还是靠人工。这样的种植模式难以形成产业化经营,效益也就谈不上了。中国人保财险北京市分公司联合几家期货公司在河北实施了几个棉花“保险+期货”试点,最终也实现了赔付。尽管获赔的农民很高兴,表明这种模式可以引导农民继续种下去,但站在地方政府的立场上,目前威县也许更需要保“梨”。

  新疆就不同了。阿克苏地区国家级优质商品棉生产基地,“长绒棉之乡”,种植基本实现机械化,每户都有十几亩棉田,多数家庭收入主要来自棉花。年轻的原农办副主任师洋全程负责了2017年“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的落地。他把我们带到了项目实施地柯坪县启浪乡。全乡9个村子,共1345户,维族为主。可凭近12万亩棉花,启浪乡占了近1/3。去年的试点项目覆盖了全乡2.7万亩棉花,现货保险规模5000吨。参保农户1187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15户。

  “今年的棉花面积继续稳定”。40岁的乡长孙红堂带我们走了三个村子。吾斯塘博依村的9户维族农民正在一大片棉花地里紧张播种,数台百马力以上的大型农机正在作业,播种、覆膜、铺滴灌管等作业一次性完成。33岁的玉素甫·阿迪力种了十七八年棉花了,如今经营着30多亩棉花。去年棉花收入3万元,其中有12亩地参与了“保险+期货”项目的投保,获得价格保险赔付2000元。

  努尔巴格村45岁的汉族植棉能手刘章祥经营了300亩地种棉花。去年每公斤7.23元的销售价格,政府补贴0.5元,参保该试点项目每亩赔付0.075元,每亩纯收益1000元,获赔10万余元。刘章祥希望今年能组建棉花种植合作社。博斯坦村38岁的马木提·莫明小学学历,却是致富“能人”。经营着棉花、畜牧和农机三个产业。300只羊、130亩棉花年纯收入各八九万元,4台大型农机去年收入19万元。有了棉花“保险+期货”,他打算成立一家棉花生产农机合作社。

    系统建设是“保险+期货”运行的条件  

  2017年郑商所坚持“扩大覆盖范围、助力精准扶贫,丰富试点内涵、贴近农户需求”的原则,继续积极推进“保险+期货”试点工作,24个试点申请通过评审,其中棉花项目8个。

  “保险+期货”模式共涉及五方主体,即投保农户、保险公司、期货公司(包括具有隶属关系的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交易所以及地方政府。如何让农户购买价格保险产品?核心问题在于保费的来源。目前的项目实施中一般由期货公司先行垫付,最后由郑商所补贴。农户们认为,只要这个项目能保障收益,我愿意掏钱参保。

  2014年国家在新疆启动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改革缓解了临储政策带来的市场扭曲和价格偏离,但由于目标参考价格取自全疆棉花平均价格,各地区特别是兵团与农区间收购价格与时间不一,加上轧花厂的压价收购本能,棉农获得的实际收入与预期差距较大。2016 年,柯坪县在两乡三镇开展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评估工作,选择不少于 30%的村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24%的调查对象认为 2015 年棉花收入含补贴依旧不能保本。而“保险+期货”可以根据品种、产业、区域等不同因素进行差异化设计,满足市场各方需求。因此,试点项目的重要任务是探索系统性运行机制,最终形成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由浙江省援疆指挥部、阿克苏地委农办、启浪乡参保棉农、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浙商期货有限公司、浙江浙期实业有限公司共同参与的柯坪项目最终确定目标保险价格为15600/吨。承保5000吨保费共400/吨(共计200万元),由郑商所支持100万元,浙商期货补贴100万元,保障金额近1亿元,是当前国内最大的棉花“保险﹢期货”业务。最终市场价为15212.08/吨,棉农共获得赔付款90万元。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15户,获赔15.33万元。

  刚刚调到市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工作的师洋告诉记者,浙江省政府是把项目作为浙江精准扶贫、产业援疆的又一个重要举措。在浙江省援疆指挥部支持下,阿克苏地委农办在201612月邀请浙商期货前往调研座谈。指挥部安排专员进行项目跟踪。柯坪县政府积极争取试点落地,早在2016年第十二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的郑商所、浙商期货“打通期货支农的最后一公里”专场活动上,阿克苏柯坪县政府就与浙商期货签署了试点合作意向书。20175月,库尔班县长带领浙商-太保团队前往启浪乡开展项目考察活动。8月在启浪乡举行了项目签约仪式。28日,2018棉花“保险+期货”交流研讨会在杭州召开。

  浙商期货总经理胡军介绍,在项目的资源落实和与农户对接方面,阿克苏地委农办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在后续的操作中,由于农办缺乏人手,导致与农户的对接工作停滞,轧花厂收棉问题未及时跟进,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项目的正常运作。而期货公司、保险公司、政府之间也存在着比较严重的横向与纵向的沟通障碍。地处南疆的项目区开展工作需要由太保产险新疆分公司的跟进,需要处理测产、保单对接、项目组织等大量工作。一旦信息未及时向期货团队反馈,就会导致前后端信息脱节。项目要可持续推进,系统建设迫在眉睫。

  银河期货项目负责人王博说,目前亟需成立专门的农业“保险+期货”管理部门,协调财政、农业、税收、金融监管、市场组织者和市场参与者等多方利益诉求,结合国家农业保险政策,联合商品交易所等相关机构,制定近期和远期规划,通过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形式保障如“保险+期货”模式等的再保险机制的实施和推行,以不断完善我国农业保险及再保险体系。

  金融环境是“保险+期货”落地的土壤 

  “两水”(水果、水产)是我国改革开放后最早放开的农产品。随着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我国苹果产业已经成为优势核心产区的优势产业。随着市场变化,脱贫攻坚需要,避免价格波动造成的产业不稳定也是政府面临的新课题。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纳入金融工具,使用价格风险管理工具,谁走在前面谁将是赢家。20171222日,苹果期货在郑商所挂牌上市。华信期货公司率先在我国苹果产区陕西宜君县、延长县和甘肃秦安县接连完成了三个苹果“保险+期货”项目,其中陕西宜君县的苹果价格险项目为全国首单。公司合计补贴19万余元保费,共为52户贫困农户生产的74.4万斤苹果规避了约40万元的价格下跌风险。

  我们在西安采访了华信期货西安营业部,据负责人柳姗姗介绍,宜君县项目是在郑商所苹果期货上市当天,由华信期货联合人保财险陕西省分公司(下称人保财险)正式签约运作。该项目6.12万元保费由华信期货全额补贴,当地26户贫困果农实现零保费参与。项目共计为20万斤苹果提供价格保障。当时,宜君县当地苹果销售价格普遍为4/斤(8000/吨),项目确定了4.3/斤(8600 /吨)的目标价格。采用“美式+触碰式”期权,以苹果期货1805合约为标的,在201839日项目到期前,若该期货合约收盘价格触碰6000/吨,参保农户将获得2600/吨的固定赔付;若未触碰上述价格,项目到期时农户也将获得低于目标价格部分的差额赔偿。经过一个多月的运行,农户选择提前行权,行权价是7660/吨,每吨理赔940元,等于规避了940/吨的风险。

  201828日,理赔仪式在宜君县彭镇举行。柳姗姗说,该项目的成功经验是期货公司与保险机构及投保方地方政府、果农方面能够紧密合作,充分信任,及时沟通,保证了项目执行的及时性和有效性。对冲交易和资金划转均比较及时,中间各环节衔接顺畅;赔付金额确认环节公正透明,资金严格监管,专款专用,参与各方能够各司其职,保证了项目执行的顺畅。而按需设计、灵活选择的期权产品,实现了以保障不同价格路径下赔付效果最优化。

  我们来到铜川市宜君县彭镇武家塬村,走访了果农王永信和王建龙家。他们都种植有十几亩苹果,今年也都拿到了苹果“保险+期货”的赔付。我们惊奇地发现,当地农户对“保险”很友好。每家的屋里都张贴着“铜川市金融扶贫政策明白卡”,除了“小额扶贫贷款政策”,最主要的部分是13项“保险扶贫政策”,而且全覆盖。铜川市金融办主任付强告诉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铜川市的金融创新十分活跃。普惠金融,保险先行。如今小麦玉米保险全覆盖。2016年开始给农民免保费,这在全国是第一家。此举极大地降低了保险业的社会成本,全市五份保单。近年又推出的一元民生保险、一元全民意外伤害保险,在普惠过程中,引导了全民素质的提升。这种政府主导的金融氛围,极大地促进了农民对保险产品的认知度,这业正是苹果“保险+期货”顺畅推进的根本所在。

  在宜君的调查让我们感到鼓舞。保险、期货业的结合促进了我国价格险及收入险的发展,下一步要加快引入产业企业、银行、政府机构等促进新的管理体制的产生。例如,银行机构可为参保农户提供融资渠道;地方政府可投入财政补贴以冲抵保费,探索建立中国特色的“保险+期货”长效机制。在价格险发展成熟的基础上,可适时引入收入险,收入险必将进一步推进各方合作升级。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商务外环路30号  邮编:450018   豫ICP备:05018130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8/05/10 10:5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