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求索“期权梦”(上篇)—为商品期权诞生而作
  发布日期:2017-03-06  访问次数:

  引言
  我国商品期权交易即将诞生,我们始于22年前的“期权研究开发”就要开花结果。这表明,郑州——除了是新中国期货市场发源地之外,也是商品期权(下称期权)的发源地。按照一贯说法,我们从1995年开始“期权研究开发”,主要原因是为借助1995年加入“国际期权市场协会(IOMA)”这一标志性事件。其实,在此之前我们就开始研究期权了。重提起点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从最初研究开发期权到今天期权上市的年复一年,春去秋来隐含太多憧憬和迷茫、寒来暑往面临不少机遇和挑战,就像期权时间价值那样,时间越长,期权价值就越大。这一过程不仅历练了坚守期权研究的人们,而且承载着他们当初选择期权拓荒路的历史代价和现实价值。
  期权拓荒路
  推期权头十年——偃旗息鼓(1995—2005年)
  1.开荒播种
  “期权研究开发”起始于我国期货市场清理整顿阶段的1995年,其标志性事件是1995年6月20日郑商所加入“国际期权市场协会”。随后“期权研究开发”正式启动。1995年11月6日,我们起草“开发设计期权交易的基本思路”,提出期权交易模式选择、期权类型选择、履约价格设定、保证金征收、计算机交易系统、绿豆期权合约、期权品种选择以及实施方案等基本原则。1997年8月5日,起草“CZCE期权交易设计方案”,主要内容包括期权交易细则、期权操作系统方案以及期权交易报价显示屏幕等。1998年,研究起草了“现货权利金交易”方案和“现货权利金交易规则”,初步形成期权运行制度的雏形。
  早期,我们没有设立专门的期权部门,以内部研究为主,并未对外声张。“期权研究开发”的主要工作放在交易所研究开发中心,那时的研究多是基础性的、书本上的、“空对空”的。尽管我们认为商品期权是十分普遍的交易方式,几乎所有商品期货都有相应的期权交易,但是鉴于我国期货市场刚刚起步,并且处于清理整顿阶段,我们清楚地知道,推期权既缺乏市场需求,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2.不辍劳作
  我国期货市场进入规范发展阶段的2000年之后,“期权研究开发”开始向市场开发和期权运作方向推进。2001年10月,派员赴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和美国伊利诺斯理工学院专门学习期权理论与运作。2002年4月,成立“期权开发工作组”;8月,启动全方位、系列化的“期权培训工程”;11月,完成包括做市商资格和审批办法、做市商的权利和义务、对做市商的监督和风险控制在内的“期权做市商管理办法”和“小麦期权做市商协议书”;12月,我们与中国期货业协会在北京召开“2002中国(北京)国际期权研讨会”和“国际期权报告会”,来自美国、欧洲、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及港台地区的专家及监管机构、期货业协会有关领导共30余人参加会议。
  2003年2月,期权部的成立标志着“期权研究开发”升级;3月,我们向监管机构上报棉花期货、期权上市的请示;4月,在《期货日报》上刊登“期权交易管理办法”和“做市商管理办法”,公开向社会征询意见;4月至9月,由中国期货业协会与郑商所主办、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等境外机构协办,在全国率先开展分为交易所员工、会员单位及投资者三阶段、递进式的小麦期权模拟交易。网上注册用户达2000个,日均交易量12万张。其间(5月)开通中国期权网。
  2004年3月,举办来自交易量前30名的会员、共40人参加的“期权做市商培训班”;6月,组织5家规模较大的会员赴韩国和中国香港进行期权做市商境外培训,由境外专家介绍做市商的业务操作经验,实际操作KOSPI200指数期权;9月,设计棉花期权合约,制定棉花期权规则;11月,召开期权运作研讨会;12月,与中国期货业协会、欧洲期货交易所等联合举办我国第一届商品期货期权培训班。
  2005年4月,兼有期权功能的计算机四期系统切换成功;5月,发展20家“期权研发合作会员”,并与中国期货业协会在北京、南京、深圳、成都和郑州巡回举办五期期权培训;9月至12月,在欧洲期货交易所、荷兰银行(ABN AMRO)期货经纪公司等国际机构及中国期货业协会、期货日报社、经易期货公司等单位的大力支持下,再次开展全方位期权模拟交易。
  此间,媒体一度对商品期权上市形成舆论高潮。“2002中国(北京)国际期权研讨会”被评为年度中国期货市场十大新闻;2003年,“小麦期权欲饮头啖汤”“国内期货市场酝酿推出期权交易”“期权交易只闻雷声不见雨点”;2005年,“做市商像火柴:国内商品期货期权要先试起来”等标题赫然纸上。
  2005年9月,监管机构牵头成立由国内期货交易所参加的期权研究开发工作小组。当年10月至2006年8月,分别在上海、苏州、长沙、深圳、北京及呼和浩特召开期权工作会议,标志着我国期货市场“期权研究开发”工作,从交易所自下而上、分散竞争模式,转向由监管部门自上而下、集中统一的研究模式。
  待时机再十年——终成正果(2006—2016年)
  1.深耕细作
  2006年,各商品期货交易所对各自期权制度进行了整理、打包,“期权研究开发”进入收尾阶段,我们的期权部随之撤销。鉴于我国期货市场筹备并成立中国金融交易所、等待2007年新修订的《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实施、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等重大事件发生,“期权研究开发”步伐放缓。
  2010年,我们再次决定推动商品期权上市工作,制订了农产品期权上市准备工作方案。“期权研究开发”实质性重启是2012年。2012年5月,在北京举办“2012年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30人论坛”,此次论坛不仅多层次、多角度深入研讨期权市场的功能和作用,增强社会各界对期货期权市场理论与实践共识,而且明确将上市期权交易列为“十二五”期间的工作重点;6月,再次成立的期权推进组,标志着“期权研究开发”实质性重启,我们紧紧围绕期权规则和交易系统两个核心工作,拟定期权推进工作方案,完善规则和系统,扎实推进期权各项工作;7月,选拔期权合作会员,启动专题研究工作;8月,举办合作会员“期权业务研讨会”,介绍规则内容,征求会员意见和建议;10月,启动联测联调,开放测试环境进行交易所端和会员端的测试;12月,举办“期权课题评审、模拟交易与测试说明会”,在联测联调基础上,进行为期五周的期权模拟交易与测试。
  2013年3月,“期权交易管理办法”发送国内外有关期权专家,征求意见,完成仿真交易会员的选拔;4月,制订期权业务及会员端升级说明书,启动会员端期权功能升级改造;5月,创办“郑州期权讲习所”,共举办五期讲习,培训上千人次;5月底,完成交易所端各模块期权系统功能升级;9月至11月,开展全市场参与、全链条覆盖和全方位检验的白糖期权仿真交易竞赛,引入做市商机制,履行双边报价义务。2012年至2013年,期权模拟交易测试顺利完成,验证了期权规则制度的可行性、适用性及可操作性。
  2.岁物丰成
  在一度被业界称为“期权元年”的2014年,我们以期权上市为目标,进一步完善期权交易制度,推动交易所端和会员端期权功能上线,推动做市商业务准备工作,开展实名制仿真交易和多种形式的投资者教育活动,期权上市准备工作基本就绪。
  2015年,全面支持期权功能的五期系统顺利上线,举办期权实名制仿真交易,128家会员和近12.8万投资者联网实名开户参与期权仿真交易,期权上市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在2015年股指期权成功上市后的2016年,发展农产品期权成为期货市场工作重点,并取得重大进展。2016年12月,监管机构批准郑商所、大商所分别开展白糖、豆粕期权交易,这不仅是期货业热切期盼的大事,而且也是政府各方认可发展我国期权市场的结果。
期权元年悟
  一马当先——期权研发为什么启动那么早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期货市场刚刚起步,各地交易所数目一度超过50多家,期货品种近百种,期货市场出现盲目发展势头。因此,国务院决定全面清理整顿期货市场。在此背景下,为什么我们在全国“期货热”中,在当时面临许多迫在眉睫的交易、交割、结算风险问题、行业内外对期权陌生的情况下,那么早就启动“期权研究开发”呢?
  首先,作为国内唯一的“国际期权市场协会”会员,我们最早意识到期货与期权相辅相成的重要关系。因此,我们设想在发展期权方面每年都做出一点研究成果,利用“国际期权市场协会”年会这一平台,不仅与国际期货期权同行交流经验,而且尽早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期权市场协会”会员。其次,作为我国第一家国务院期货市场试点单位,尽管我们没有上市期权的主动权和决定权,然而我们愿意在期权研究开发方面走在行业前列,为我国早日推出期权交易做出努力。然后,我们认为,就像没有期货的市场体系是不完整的市场体系一样,没有期权的期货市场也是不完整的期货市场。期权不仅是我国期货市场不可或缺的结构性支柱,也是交易所完善风险防范体系和市场发展的增长点。最后,我们有一批总是走在市场前沿、勇于探索和扎实研究的人,他们遗传期货市场一代创始人的探险基因,在批发市场时代做着“期货梦”,推出期货后憧憬“期权梦”。
  因缘际会——为何加入国际期权市场协会
  人们可能好奇,为什么在我国没有期权交易的情况下,我们申请加入“国际期权市场协会”呢?在早期研究期货市场的时候,我们了解到,有一个为数不多的世界性期货行业组织叫“国际期权市场协会”。最初我们感到纠结的是,我们还没有上市期权交易,该组织是否与我们业务吻合。进一步了解发现,该协会的会员大多数都是既上市期权,也交易期货的证券、期货交易所及结算公司等知名金融机构,而且自1983年成立以来,该协会历届年会讨论的期货议题不在少数。
  因此,我们申请加入“国际期权市场协会”的主要原因,一方面,这个包括20多个国家50多家会员的、代表世界主要期权(期货)市场以及结算公司的国际组织,是一个更为便于建立业务联系和扩大影响的综合性平台。只要成为其会员,不仅能够方便地与这些交易所沟通交流我国期货市场发展中遇到的问题,获得我们在“期权研究开发”中需要的帮助,而且能够扩大我国期货交易所在世界的影响。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国际商品期货交易所都有相应的期权交易。商品期权不仅是十分普遍的交易方式,而且是期货的配套管理工具,可以有效抑制期货市场风险的扩大,有助于完善期货市场运行机制,提高期货市场运行质量,从而促进期货市场平稳发展,这是我们当时高度关注期权的一个重点。
  另外,从“国际期权市场协会”的角度看,他们之所以愿意接纳我们成为其会员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他们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状况充满好奇,通过中国会员,可以增加对中国期货市场的了解;第二,他们注意到,我们是中国最早的期货交易所,具有代表性的期货运行状况受到其关注和欣赏;第三,由于我们期货交易份额较大的影响,他们也希望我们上市期权,其全球影响力及国际代表性更大。
  记得当时是在加拿大召开为期三天的会员大会上,经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等会员推荐,我们提出申请,协会执行委员会研究后,会员大会当地时间6月19日下午1时30分接纳我们为新会员,这次接纳的新会员还有意大利衍生品交易所和南非期货交易所。当年“国际期权市场协会”的轮值主席是法国期货交易所,秘书长是阿姆斯特丹交易所。会员大会通过接纳新会员提案后,他们邀请当时的郑商所理事长兼总裁李经谋同志代表新会员发了言,受到大会热烈欢迎。
  无中生有——“期权培训工程”点燃期权需求
  我国期货市场对期权交易的需求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早在1995年,不仅国内研究期权的人不多,有期权实战的人更是凤毛麟角,而且期货市场投资者对期权的认知不多,更谈不上需求,就连我们那时研究期权也基本上是“空对空”、以“纸面案头、闭门造车”为主。然而,随着“期权研究开发”的深入,这种以交易所为主导的期权研发不仅收效明显,而且影响力迅速扩散,尤其是2002年启动集研究、开发、 宣传、推介、普及、教育等为一体的“期权培训工程”之后,行业对期权交易兴趣渐起,对期权市场需求逐步呈现,并快速升温,期权培训活动也逐日增多。市场对期权的需求明显增加,究其原因,一方面,这是期货市场创新发展的需要,也是进一步完善市场结构的需要;另一方面,市场对期权的需求有一个渐进过程。实践证明,我们通过推介、开发和教育,尤其是期权模拟交易等活动发掘市场需求潜力是个好办法。
  记得在2001年的时候,参加期权培训的投资者不多、积极性不高,有时候,会场上稀稀拉拉没几个人。枯燥、复杂的期权理论知识令出市代表昏昏欲睡,真正花时间、下工夫的期货公司更是寥寥无几。有人认为,期货还没有搞好,哪有可能搞期权!上市期权是很遥远的事情。另一些人并不看好,也不理解“期权培训工程”,甚至还有人劝我们,不要再折腾了,干也是白费劲,而且是为别的交易所培养人才。我们全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因为我们明白,期权上市与品种上市最大的不同就是,期权上市是机制创新,涉及各交易所的各个品种,而品种上市则不是。因此,“期权研究开发”的成果必将是全行业共有的,期权专业人才也是共享的。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期权研究开发”从“空对空”“闭门造车”,到“点对点”“公开培训”,逐步从期权基础知识研究,过渡到期权基础理论研究,最后发展到期权交易、结算、风险控制、做市商制度等基本运作程序的模拟运作。短短几年之后,为2004年划上圆满句号的“商品期货期权研修班”竟然呈现红红火火的场面,而近期“郑州期权讲习所”的培训更是座无虚席。“期权培训工程”成功点燃期货市场各方对期权交易的需求,是开发期权需求潜力的最好例证。
  (未完待续)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商务外环路30号 邮编:450018 豫ICP备05018130号 技术支持:0371-65610738 65611290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1/09/01 15: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