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3日,粮油市场报:风险与挑战并存 期货工具为棉花市场“护航”
  发布日期:2021-08-04  访问次数:

  随着国际国内市场的不确定因素增多,棉花产业的上下游面临的风险与挑战也日趋增多,棉花价格近期呈现出区间内震荡偏强格局。在美棉天气炒作熄火后,市场目光重新转向国内棉花种植,当前市场对于棉花减产已经基本达成一致意见,但是减产幅度究竟有多少仍有争议。

  目前是棉花种植关键期,已进入花蕾期,近期粮油市场报记者跟随调研团走访了新疆棉花主要种植区域,实地查看今年棉花的种植面积情况以及生长情况,了解今年的产量情况。另外,走访轧花厂,调查了轧花厂陈棉库存,以及面临的新棉收购计划和收购价格预测等情况,研判后市新花上市价格走势。

  棉花种植面积或将减少

  眼下,国内棉市即将进入新陈棉花交替阶段,国储棉抛售、陈棉现货与新季棉花上市前的接轨及缺口、新棉预期产量与质量,特别是新产籽棉预期开秤价等,无不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热点。

  “现在断言棉花减产还太早!”新疆巴州地区某轧花厂负责人向记者开门见山地表示,目前南疆地区棉花种植情况良好,5月份由于低温生长的进度比较慢,现在基本恢复。

  据公开信息显示,2021/2022年度新棉在4、5月份遭遇大风沙尘、强降水和冰雹等灾害性天气,导致棉花受灾。进入6月,气候方面较为适宜棉花的生长。今年总体在单产方面预计受到影响,后期的天气因素依然比较重要。

  “天气题材一直是棉花生长阶段炒作的热点。7~8月份作为棉花生长的重要时期,天气状况直接影响棉桃的生长以及后续的吐絮量。

  棉价在天气题材下往往易涨难跌,但受宏观因素的影响,市场避险情绪增加,贸易商多处于观望状态。”一位长期关注棉花市场的人士向记者透露。

  农业农村部在2021年6月棉花供需形势分析月报中指出,截至6月末,新疆棉区大部棉花处于现蕾至开花期,全国棉区综合气候适宜指数为较适宜。国际市场,新冠变异病毒德尔塔毒株在印度、英国、德国等多地蔓延,引发市场对全球经济恢复的担忧。7月北半球棉花将陆续进入关键生长期,主产棉区天气变化成为影响国际棉价走势的焦点。叠加美联储货币政策面临调整等因素,全球棉花市场运行仍面临较大不确定性,短期国际棉价波动将加剧。

  无独有偶,据中国棉花协会调查,6月新疆温度回升,大部地区适宜棉花生长,持续的高温天气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前期低温冻害造成的棉花生长迟缓,但是整体棉花生长发育仍晚于去年,病虫害发生程度较高,棉花长势差于去年同期,预测单产同比减少2.26%,预计总产量为518.50万吨,同比减少1.12%,占全国比重90.6%。

  虽然受天气与种植面积影响,产量下降成为业内的普遍看法,但应认识到,随着科技与种业的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产量的下降。“全疆棉花产量出现下降是大概率事件,不过前期天气影响可能比较有限,近年来种子技术不断提升,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在变小,但是由于竞争作物以及政策方面带来的面积减少,是切实发生的,这是棉花产量下降的主要因素。”国信期货研究员侯雅婷分析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21年5月下旬,国家棉花市场监测系统就棉花实播面积展开全国范围专项调查,样本涉及14个省(自治区)、46个植棉县(市、团场)、1500个定点植棉信息联系户。调查结果显示,2021年全国棉花实播面积4246.3万亩,同比减少321.9万亩,减幅7.0%。

  新疆区内一棉花市场资深人士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预计今年新疆棉花种植面积减少5%左右。单产情况方面,由于前期气温不足,估计产量比去年减4%~6%。棉花种植成本方面,今年种植成本平均提高300元/亩,往年租金900~1200元/亩,今年最高1500元/亩,租金平均提高250元/亩,农药化肥投入也提高不少。

  “地租1200元/亩,种子、农药、化肥1400元/亩,单产去年平均500公斤/亩,今年估计450公斤/亩左右。今年西瓜价格好,附近种植西瓜的农户每亩净利润10000元左右,希望棉花也能卖个好价钱。”在采访中,呼图壁县某农户掰着手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由于种植面积的减少,很多企业认为今年新棉上市后开秤价有望走高。“预计今年新棉开称价在8元/公斤左右。虽然前期受天气因素影响比较大,预计单产还有恢复空间,不一定减产,具体单产情况要到8月下旬才能确定。我们轧花厂计划今年收购3万吨,跟国内大型企业合作,籽棉价格预计开称价在7.7~8元/公斤左右,折皮棉17700~18000元/吨。”新疆铁门关市某棉花种植兼轧花厂企业负责人预计说。

  产量预期的减少,再加上开秤价有望走高,这些因素都推高了新棉上市后企业采购的积极性。新疆铁门关市某棉花纺织企业负责人称,今年全疆轧花厂加工产能新增15%~16%,需求已经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从新棉供应面看,由于前期气温偏低,棉花种植期偏晚,单产预计下降。新棉开秤订单价格已经达到7.5元/公斤,抢购积极性普遍偏高。

  市场短期波动将加剧

  今年以来,国内经济延续稳定扩张态势,纺织市场运行良好。据国家统计局数据,6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9%,继续位于临界点之上,纺织服装服饰行业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均位于56.0%及以上较高景气区间。多项保供稳价政策陆续出台,引导棉花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回归供需基本面,国内棉价上涨幅度收窄,6月国内3128B级棉花月均价每吨15979元,环比涨0.1%,涨幅较上月减少2.4个百分点,同比涨33.6%。郑棉期货主力合约(CF109)月结算价每吨15768元,环比跌0.1%,同比涨34.7%。

   “国内市场,由于前期原料价格快速上涨推高纺织生产成本,企业补库需求减弱,淡季特征略显,但国内棉花供需基本平衡,支撑当前价格水平。国际市场,受全球疫情防控形势、棉花主产国天气变化、美联储政策调整等因素影响,短期内国际棉价波动将加剧。”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

  有统计数据表明,纺织环节原料库存下降,成品库存也有回落。纺织企业原料库存有所下降,纺织企业棉花库存在3月底达到46.3天的高峰,织厂纱线库存在5月底达到16.6天的高峰。截至6月18日,纺企棉花库存在37天,织厂纱线库存在13.7天,均有明显下降趋势。

  纱线以及坯布的成品库存在4月上升后,5月再度出现下降。5月纱线库存为8.12天,同比减少20.63天,环比减少1.93天。5月坯布库存为15.42天,同比减少19.59天,环比减少1.36天。下游持续强劲的需求使得棉纱库存快速下降后持续处于低位水平,不过6月成品库存有再度上升的趋势。

  国内经济稳健运行带动纺织品服装需求持续稳步增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5月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25.7%,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同比增39.1%。世界银行在最新发布的《中国经济简报》中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将达到8.5%,较3月预测上调0.4个百分点。随着国内保供稳价政策持续发力,短期国内棉价仍将以平稳运行为主。

   “目前,多数纺纱厂棉花库存备到9月初,近期开始补库。往年同期棉花库存6万吨左右,今年只有2万吨左右。目前纺纱厂对棉花的观点是棉花涨价快于棉纱,加工利润下降,所以不太愿意接受较高棉花价格,目前还有1个月左右的时间窗口,所以并不着急采购棉花,打算再等等看,不管后期棉花价格跌不跌,到需要补库的时候不管什么价格都会采购。”新疆石河子某纺纱厂相关人士向记者介绍了他所在公司的采购策略。

  新疆新和县某大型集团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前国内市场的需求并不理想,外部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支撑,受疫情影响,东南亚订单回流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国内的需求。

  “资金和通货膨胀也是当前价格的重要支撑。总体来看,下游的需求还是有待观察,对棉花的上涨幅度不要太过期待。除了从棉花本身的纺织属性来看,还需要注重棉副产品的情况,例如棉粕、短绒、棉籽。棉粕方面,出油率18%的棉籽棉油受国内油脂市场影响可能也是支撑棉花价格的一个重要因素。”上述负责人进一步解释说。

  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报告认为,预计短期国内棉价将持稳运行。国内市场由于前期原料价格快速上涨推高纺织生产成本,企业短期购棉意愿降低,纱、布产销率下降,淡季特征略显。

  据中国棉花信息网数据,2021年5月底全国棉花工业库存86.24万吨,环比小幅上升,位于近5年次高位。据国家棉花市场监测系统调查,6月纱、布产销率分别为95%、85%,环比分别降低1.4、0.419个百分点。据国家棉花市场监测系统数据,截至7月2日全国累计销售皮棉589.6万吨,同比增67.7万吨,较过去4年均值增96.3万吨,加上1~5月137.5万吨的进口棉,国内棉花供应总体充裕。

  期货工具为市场“护航”

  作为纺织工业的基础性原料,棉花历来紧紧地牵动着纺织工业的“神经”。我国目前是全球第一大棉花消费国和第二大产棉国。上世纪以来,由于长期以来没有棉花期货市场和未来价格,种棉农民没有价格信息引导,涉棉企业缺乏规避风险的工具,全国棉花生产经营极不稳定。在进出口贸易中,涉棉企业往往使用美国的棉花期货价格作为参考签定合同,不时出现“高买低卖”的不正常现象。

  2004年6月1日棉花期货上市后,中国棉花期货价格在郑州商品交易所诞生,结束了我国没有棉花期货价格的历史,为我国争取棉花在国际市场上的定价权迈出了重要的一步。2019年,棉花期权在郑商所上市。如今,关注郑棉期货、期权价格,有效运用期货、期权工具综合管理经营风险,已经成为我国广大涉棉企业日常经营的重要部分。

  今年上半年郑棉走势主要分为三个阶段,春节前小幅震荡,春节后快速走升至高位。基本面方面,春节前由于疫情原因,纺织企业停工情况低于往年水平,棉价整体维持偏强震荡格局。春节过后,外盘强势,国内复工也较为积极,市场需求整体维持偏强,行业对于后期需求逐步恢复的预期较高,郑棉价格最高上冲至17080元/吨的高位。进入3月以来,外盘回落,国内前期高价囤棉花的贸易商有抛货压力,下游在棉价下跌后远期订单也开始难以为继。宏观方面,中美关系紧张以及疆棉禁令打压棉价,市场情绪大幅转空,棉价跌至14285元/吨的低位。4月之后,棉价从底部回升,产区发生灾害天气,棉花多次补种预计影响年度产量,并且纺纱利润较好,棉价下方空间被限制,此后维持小幅震荡。

  随着棉花期货越来越成熟,广大涉棉企业的贸易,已经从过去的“一口价”,发展到现在的广泛开展点价交易、基差贸易。广大实体企业有效运用期货工具,稳定原料采购成本,规避市场价格波动,有效管理经营风险,参与期货市场的程度不断深入,已经充分尝到了用好“期现结合”模式的甜头。

  新疆巴州地区某农业集团目前已经在棉花、白糖等农产品方面进行了基差贸易,如今他们正尝试把模式向其他品种复制。“基差贸易当前竞争也比较激烈,期货方面主要以对冲为主,单边比较少,因为价格波动比较剧烈,期权因为制度因素还在努力当中,目前棉花基差贸易规模10万吨、糖1万多左右,糖厂也有套保,100%套保,销售也是基差模式销售。”该集团负责人称。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棉花产业有一个显著特征就是产业链条较长,上下游涉及棉花种植、收购轧花、流通贸易、纱线加工、织布印染、服装成衣等诸多环节。中部地区一家棉业公司负责人表示,实体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会存在原料成本暴涨暴跌的风险,生产企业更希望价格能够平稳运行。然而在实际当中影响棉花价格的因素非常多,棉花价格波动较大,这就需要有高效的风险管理工具来规避风险,需要合理有效的价格保障产业链平稳运行和持续向后传导。

  国内某大型企业是棉花行业首批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也是国内最大的棉花贸易企业之一。根据棉花收购加工与经营的季节性、节奏性等特点,企业采取比例套保、基差点价等经营策略,通过精细化操作,实现了“盈利有预期、规模有增长、风险有控制”。2020年疫情期间,企业通过期货市场套期保值,在稳产保供的同时,实现经营规模逆势增长,棉花经营量同比增幅达到31.4%。

  这是期货市场功能发挥良好的一个折射。近两年,在中国证监会组织的功能评估中,棉花期货均位居农产品第一。新疆前十大涉棉企业全部参与期货交易。棉花期货已成为国内棉花贸易的定价中心,期货价格成为现货贸易定价基础,基差点价在现货贸易中成为主流。而从横向比较,郑商所棉花期货成交量在全球同类品种中位居第一,具备了较大的国际影响力。

  目前,我国涉及棉花的期货工具不仅有棉花期货,还有棉纱期货和棉花期权,实体企业可选择的“工具箱”更加丰富。有业内人士指出,得益于期货市场的日益成熟,期货工具不再仅限服务于企业,由于“保险+期货”等机制的引入,期货市场还在朝着发挥更多宏观调控功能方向前行。

  郑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郑商所将不断深化品种功能发挥,为服务实体经济提供更加坚实的基础。一方面,扎实推进市场维护基础性工作,立足实际、稳中求进,扎实推进规则修订论证、产业基地建设、分析师团队打造、棉花和棉纱品种市场业务相结合、棉花期货期权及场外业务相结合等工作。另一方面,加强银期互通,积极引导银行与涉棉企业对接,降低涉棉企业融资成本,拓宽融资渠道,提高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记者张建光 周郸宁)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商务外环路30号 邮编:450018 豫ICP备05018130号 技术支持:0371-65610738 65611290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1/09/01 14:4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