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4日,经济日报:棉花期货助中国棉业高质量发展
  发布日期:2021-06-24  访问次数:

  近日召开的2021中国国际棉花会议传出好消息:纺织业回暖带动棉花消费增加。中国棉花协会最新调查预测,2020/2021年度全国棉花消费量810万吨,较上年度上调5.9%。“虽然西方一些国家干扰破坏了棉花产业和纺织服装产业的国际供应链,但是我观察到中国棉产业链和世界的合作却更紧密。”美国国际棉花协会高级顾问远海鹰告诉经济日报记者。

  “中国棉花”闪亮的身后,“期货力量”功不可没。

  期现货市场协同发展

  棉花是重要的战略物资。2004年6月1日我国棉花期货上市,这是中国棉花发展史上一个里程碑事件。“我国棉花期货刚推出的时候,交易量只是美国棉花期货的几十分之一。但是如今,中国棉花期货的交易量已经是美棉数倍。”上海国际棉花交易中心首席专家姬广坡这样回忆。

  “期货上市之前,很多涉棉企业跟外商做进出口贸易时,外商都是参照美国的棉花期货价格加上基差来跟我们谈,当时我们就觉得非常被动。同时2000年棉花价格放开以后,收购价格一时非常乱,行业亟需一个定价引导工具。”中华棉花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何锡玉告诉记者。

  随着供需变化加剧,棉花价格波动加大,传统贸易无法规避价格下跌风险,市场经营主体风险管理需求大幅提升。2004年,郑州商品交易所的棉花期货应运而生,拉开了棉花期现货市场协同发展的大幕。

  在2019年,棉花期货进入了活跃期,棉业全行业都认识到要用期货或者期权等金融衍生品工具来规避价格风险。

  “期货力量”服务棉业全产业链

  中棉集团是棉花行业首家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也是国内最大的棉花贸易企业之一。根据棉花收购加工与经营的季节性、节奏性等特点,中棉集团采取比例套保、基差点价等经营策略,通过精细化操作,实现了“盈利有预期、规模有增长、风险有控制”。2020年疫情期间,中棉集团通过期货市场套期保值,在稳产保供的同时,实现经营规模逆势增长,棉花经营量同比增幅31.4%。

  这是期货市场功能发挥良好的一个折射。近两年,在中国证监会组织的功能评估中,棉花期货均位居农产品第一。新疆前十大涉棉企业全部参与期货交易。棉花期货已成为国内棉花贸易的定价中心,期货价格成为现货贸易定价基础,基差点价在现货贸易中成为主流。而横向比,郑商所棉花期货成交量在全球同类品种中位居第一,具备了较大国际影响力。

  “棉花产业链可说是最长的产业链。”远海鹰介绍,棉业最突出的特征是产业链非常长,涉及棉花种植、收购轧花、流通贸易、纱线加工、织布印染、服装成衣等诸多环节。河南同舟棉业有限公司总裁黄红雨表示,实体企业就怕原料成本暴涨暴跌,最希望棉价平稳。然而影响棉花价格的因素又非常庞杂,棉花价格波动大,这就需要有高效的风险管理工具来规避风险。“需要合理有效的价格保障产业链平稳运行和持续向后传导。”黄红雨说。

  那么,期货市场如何服务棉花产业链稳定?中国中纺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鸣洪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期货市场的核心功能在于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这两点在棉花市场上发挥得非常充分:一是期货价格已经成为指引涉棉各方安排生产经营活动的重要风向标,二是运用期货工具进行套期保值成为现代棉企规避风险的制胜“法宝”。

  目前,我国涉及棉花的期货工具不仅有棉花期货,还有棉纱期货和棉花期权,实体企业可选择的“工具箱”更加丰富。陈鸣洪表示,得益于期货市场的日益成熟,期货工具不再仅限服务于企业,由于“保险+期货”等机制的引入,期货市场还在朝着发挥更多宏观调控功能方向前行。

  “期货是生产企业的稳压器,也是消费企业的风向标。”何锡玉告诉记者,棉花收购企业、贸易企业,靠期货来规避风险,稳定经营,而期货价格的涨涨跌跌,是纺织厂采购必看的指标。“期货的作用进一步发挥,还会成为生产企业转型发展的‘助推器’,消费企业抢占市场的‘压舱石’。”何锡玉表示,这就需要产业链上的实体企业进一步做好产融结合。

  因势利导做好市场调控

  受全球棉花供需偏紧、下游需求持续回暖等因素影响,2021年,我国棉花期货价格总体呈现小幅上涨走势。有关数据表明,今年棉花期货价格波动率13.85%,而同期黑色品种的波动率是34.54%,有色品种的波动率是20.42%。

  大型棉企不必说,中小型企业也开始深化期货市场的应用,学会了期现“两条腿”走路,抗风险能力不断增强。其相对成熟的运作模式是通过仓单质押融资方式获得籽棉收购资金,并委托大型贸易商、风险管理子公司进行套期保值锁定利润、规避风险,再以基差贸易、含权交易等多种依托棉花期货、期权衍生的贸易模式销售棉花。据了解,仅中信期货新疆分公司在2019年就通过类似方式服务了上百家现货企业。

  棉纺织企业融资需求巨大,越来越多的企业将仓单融资作为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重要途径,利用场内仓单折抵和充抵保证金、场外仓单质押式回购、商业银行仓单质押贷款等多种融资方式进行融资。2020年,郑商所场外平台棉花期货仓单贸易量达118.98万吨,成交金额超147.80亿元,为棉花产业客户提供资金66亿元。

  一直以来,中国棉业呼吁打造与我国棉花市场规模相匹配的国际贸易定价议价能力。当前,在不断提高场内市场运行质量的基础上,郑商所推出场外综合业务平台,建立了品种丰富、工具齐全的国际纺织产品衍生品交易中心。郑商所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郑商所将进一步精细服务中国棉业,打造棉花期货品牌形象。同时加强银期互通,积极引导银行与涉棉企业对接,降低涉棉企业融资成本,拓宽融资渠道。下一步,还将探索棉花期货国际化发展。

  针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问题,宏观调控正在综合施策。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总工程师叶戬春表示,纺织企业希望棉花价格相对稳定,在稳定的基础上的“慢牛”对整个纺织产业最有利,最忌讳价格大起大落。

  棉花是一种特殊的大宗商品,是季节性生产的农副产品。收购后,棉花纤维又转换为工业原料,保障工业持续化生产。棉贱会伤农,影响农民种植积极性。纺织行业又是我国产业的一张“名片”,出口创汇大户。对中国纺织业而言,做好棉花价格风险管理尤为重要。

  何锡玉表示,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要分类看待。棉花价格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去运行,“既能够激发棉农的种棉积极性,满足纺织企业的生产需求,又能够让纺织企业在国际上有竞争力,那么这个价格就是合适的。”他表示,今年二三月份,美国棉花期货价格创了历史新高。目前,我国棉花期货价格与美棉价格处于相持阶段。“中国棉花未来一定会向高端方向发展。而期货金融衍生品工具的应用,也还任重道远。”专家表示。(记者祝惠春)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商务外环路30号 邮编:450018 豫ICP备05018130号 技术支持:0371-65610738 65611290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1/09/01 14:24:07